盛世高频网官网

<optgroup id="sao8e"></optgroup>
<sup id="sao8e"><button id="sao8e"></button></sup><td id="sao8e"></td>
<sup id="sao8e"><button id="sao8e"></button></sup>
  •   當前位置:首頁>法院風采
    鄒碧華的“同理心”
    發表日期:2015-04-15 來源:政治處 作者:嚴林 訪問次數:

    20141210以來,鄒碧華同志因公殉職在法律界引起強烈震動。生前他屢獲殊榮,離去后被追授為“全國模范法官”、“全國優秀共產黨員”、“瘋狂的學習者”、“司法改革操槳者”、“律師權益捍衛者”,這些贊美的背后,我覺得最難能可貴的是他作為一名法官的“同理心”情懷。

    守著法律的信仰

    鄒碧華認為:“法官的天職就是要公正審理每一起案件,在追求公正的過程中,我們可以找到一些東西,就是這種東西讓我們慢慢有了成就感,并為之不斷地努力追求。”這應該就是一個法官、一個法律人所說的信仰吧。鄒碧華是一位學者型法官,他知識淵博,著述很多,理論與實務兼備,他的《要件審判九步法》成為全國許多法院民商事審判的范本。他的《法庭上的心理學》,《青年干警職業規劃》系列講座,他的“可視化管理”、“法律共同體”的構建,無一不是守著法律信仰的表現。鄒碧華曾說:“這么多年,我對法律的熱愛,是到了那種我自己認為是瘋狂的。”作為上海司法改革操盤手的鄒碧華,面對改革的困境與阻力,迎難而上,在推進司法改革的過程中沒有一點猶豫。正是因為他的法治信仰,才能一點點推進當前正在開展的司法改革,讓法院更像法院,讓法官更有尊嚴。

    當前,法院辦理的新型、疑難復雜案件明顯增多,法院的管理也面臨調整,這些都需要我們堅定自己內心的信仰,從改革大局出發,打破執法辦案中的經驗主義、本本主義,面對新實踐,發現新問題,找到新方法,為司法改革盡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
    改革者必須的修行

    鄒碧華同志逝世后,《人民日報》對“鄒碧華現象”評論稱:“改革走到今天,碰到的全是“硬骨頭”。不再是人人擊掌叫好的普惠改革。全面深化改革,更需要迎難而上、不計毀譽的擔當精神”。為了落實人員分類管理制度,他堅持一定要擇優遴選法官,決不搞論資排輩、決不搞一刀切,有人善意提醒他,司法改革涉及很多人利益,還是悠著點,但他直言,做改革,怎么不觸及利益,作為一個法律人我們要學會擔當,作為一個共產黨人只有黨的利益、人民的利益,沒有個人利益。當前,改革已經成為時代主旋律,隨著深化司法體制改革的推進,我們的司法改革是要動真格,是要“割腕”的,更是要疼著前進。“改革,一直是一點一點往前拱的”,背著“黑鍋”前行,是改革者必須經歷的修行”。

    今天,我院也正在積極試水司法改革,法院的各項工作指標考核正在重新布道,不少同志覺得一下子沒了抓手,我覺得我們應該靜下心來好好總結而非迷茫,鄒碧華在一次演講中曾經說過:什么事情讓你感到最幸福?我們的生命資源包括時間、精力、金錢、興趣,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你的時間是怎么分配的。有一句英語名言:you are your time。你就是你的時間。你的時間花在什么上面,就表示你是這樣一個人。我們將更多的時間花在改革創新上,我們就能成為工作、生活中的能力者。作為一名法官,犧牲你的精力和時間,勇于擔當,才能成為一個更加稱職、勇于擔當的好法官。

       “同理心”情懷

    同理心,又叫做換位思考、神入、移情、共情,是站在對方立場思考的一種方式,是進入并了解他人的內心世界,并將這種了解傳達給他人的一種技術與能力。鄒碧華在一次演講中曾提到,我們需要一個有同理心的社會。他本人也是這樣做的,每一次接待當事人,他都會耐心解釋,明法析理。對待每一位當事人就像對待自己的親人,在瑣碎的工作當中,一點一滴地為我們詮釋著“人民”和“法官”最完美的結合。

    我們審理案件都是嚴格適用法律的,但為什么有時候仍然會引起當事人不滿,我想,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沒有站在當事人的角度上來看待問題,沒有把法律的道理給當事人說清楚,也就欠缺了鄒院長所說的“同理心”。我們應該向鄒碧華學習,對當事人存有“同理心”,要讓當事人感受到法律對人格,對情感的尊重,這才是法律真正強大的力量。

    “同理心”對律師同樣適用,法官與律師,作為訴訟程序中至關重要的職守分工,各司其職是法律多框定的規則,但不知從何時開始,法官與律師成為很多庭審沖突的主角,各自封閉,缺少足夠認同,有時甚至互相輕視,惺惺相惜的相對較少。對法官與律師的問題,鄒碧華在《法官如何對待律師》中有非常明確的回答,他說:“律師對法官的尊重程度,體現了一個國家法治發達程度;法官對律師的尊重程度體現了一個國家司法公正程度。”這一看法,切中了當下司法行業境況的困局所在,他的辭世所引發的追悼熱潮也說明,在法官與律師之間,除了愈發激烈的某種庭上“對抗”之外,也有溫情,更有法律職業共同體的砥礪相惜。

    我認為,法官由法官的視角,偏重理性。律師為了維護一方當事人,可能有更多感性因素,二者難免沖撞,但只要法官忠于憲法和法律,秉公中立,不僅會贏得律師群體的尊重,也是在讓司法慢慢回歸專業屬性的必須。

    “當你處于黑暗之中,看見一支蠟燭點亮,你會有什么感受?你會感覺溫暖、光明,為什么我們自己不能成為那根蠟燭?照亮別人的同時,照亮我們自己?”鄒碧華做到了,如果這樣的蠟燭多了起來點點滴滴的光明必成汪洋的陽光。


      上一頁新聞成長路上的苦辣酸甜 【打印】   【返回】
      下一頁新聞傳承是最好的紀念
    建議您使用1024*768分辨率瀏覽本站效果更佳
    版權所有:靖江市人民法院 技術支持:南京通達海信息技術有限公司
    盛世高频网